<bdo id="1mlz4"><optgroup id="1mlz4"></optgroup></bdo>

<bdo id="1mlz4"></bdo>

<nobr id="1mlz4"></nobr>
    <option id="1mlz4"><source id="1mlz4"><tr id="1mlz4"></tr></source></option>
    <option id="1mlz4"></option>
    <nobr id="1mlz4"><optgroup id="1mlz4"><dd id="1mlz4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<bdo id="1mlz4"></bdo>
    <nobr id="1mlz4"></nobr>
    <menuitem id="1mlz4"><strong id="1mlz4"><menu id="1mlz4"></menu></strong></menuitem>
    <track id="1mlz4"></track>

  1. <track id="1mlz4"><source id="1mlz4"></source></track>
    1. <bdo id="1mlz4"></bdo>

        <track id="1mlz4"></track>
        首頁 > 品牌故事

        唐朝暉丨人在這里集中,水也在這里匯合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/3/30 8:47:36  瀏覽數:1608


        唐朝暉 漢森Hansen


        上山,你與彭貴銀挖天麻的隊伍出發了。出了村子,一條一人寬的泥巴路,兩邊長滿了綠黃相間的雜草,遠處是密集的灌木林。泥巴路上,流著溪水,細細的水流,繞著小石頭,繞著小草堆。

        泥巴路細小地轉著彎,在滿山的灌木林里,如一根小線條,轉到前面不見了,到近前,小線條又垂直地落到山坡下面。再濃密的草叢,也掩蓋不了這些小小的泥濘小道,可見進山種挖天麻的人還是比較多的。

        塑料制品在農村里流行起來了,也有些本土化了。彭貴銀背著一個綠色塑料編織筐,長方形,比較深,兩根寬的編織帶,背在雙肩上,隨手一把長的柴刀,進山的人,都會帶刀,隨時砍掉長到小路上來的枝蔓。

        彭貴銀休息的時候,把柴刀立在地上,用刀柄頂著塑料背簍,讓肩膀休息一會,等后面的人。彭貴銀的背簍里,背的是剛挖的新鮮天麻。

        彭貴銀說:

        在村子里,父親上山找野生天麻很厲害的,如果今天父親沒挖到天麻,同去的人就會說,今天彭富榮都沒有找到天麻,今天真不好找,我也沒有找到。

        父親帶我和姐姐去山上找野生天麻,他看到天麻的桿了,不會馬上去挖,而是帶我們坐在附近,說,坐一會,玩一會。

        之后,他就問我們,你們看看這附近,哪里有天麻?

        我們是很難看到的,他就會不斷地給我們提醒。有時候,我們踩到天麻了,父親才會說,那里就有天麻,要注意。

        父親采了幾十年的野生天麻,家里一直很窮的。

        父親他們去采天麻,村子里幾個人一起,約好時間出發,出村子一公里遠,快進山了,有條小溪,水流很急,水面較寬,有一長溜巨大的石頭,大家坐在這些大石頭上,穿上鞋子,準備進山,在這之前,都是光腳走路的,村里人太窮了,能不穿鞋就不穿,怕穿壞了鞋子,我們村子的人,叫那幾塊石頭做“穿腳石”。

        每天早上八點、九點,上山采天麻的村民就在那里集合。下午,五、六點,也在這集合,如果有人沒回來,那就會問清楚,是和誰一起去的,走到哪里分開的,走的哪個方向。派人回山里去找這位走散的人,站在高處,喊那個人的名字,把他喊回來,每次都是這樣的。

        采野生天麻沒危險,我們這里最多的就是野豬,太多了,一年要吃我們很多天麻的,我們山上還有很多狗,有幾十條。還有蛇,到處都是,蛇不會咬人的。

        河道水深,落差大,白色的浪花從上面洶涌而下,河道曲折,只能看到上面八十米左右,河水轉彎,像從綠色的樹林里突然冒出來,只有聲音遠遠地流過來。

        一些巨大的石頭,落在河底,像些潛伏的動物,被河水暫時掩護著。

        巨大的石頭,高低、凸凹地躺在河底,三根樹枝,被鐵絲捆綁在一起,還有碼釘,狠狠地扎進木頭里,把無關的兩根木頭,硬生生地釘在一起,成一座橋,放在兩 塊石頭上面,樹枝橋小的那一段,不斷地被河水沖刷著,浸泡在河水里。幾十米長的白色浪花,在不遠處消失。

        樹枝與河水相距十厘米,不斷地有河水從樹枝橋上飛過,樹枝橋二十米的下面,是水流沖擊出來的一個小水潭,七八米深。

        樹枝橋的那邊,好在有一塊突出的大石頭,接住過河的人。

        河谷很低,兩邊是高高的石崖。

        人在這里集中,水也在這里匯合。

        河水的聲音,脹滿了整個時空,樹木在聲音里巋然不動。

        你們過了那條小溪流,往山里子,山下的水聲,一直伴著你們上山的路。

        上的山越來越高,慢慢地,就聽不到水聲了。


        〖唐朝暉,湖南湘鄉人,現居北京和西藏,中國作協會員,現為《西藏人文地理》雜志執行主編。出版有《折扇》《一個人的工廠》《通靈者》等圖書。作品發表于《十月》《天涯》《大家》《花城》等報刊?!?/span>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上一篇:唐朝暉丨小草壩人的婚姻

        下一篇:李慧琴丨神靈雖萌, 畏之則靈


       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注冊地址:云南省昭通市昭陽區工業園區(火車站連接線)      聯系電話:0870-2851633      傳真:0870-2851633
        對外營銷駐昆機構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   傳真:0871-63633499
        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www.dzwr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巨人导航收录500精品,色欲天天妊色妊香视频综合网,中文字幕亚洲综合小综合,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下载,2021AV男人影音先锋,国产在线视频爽的冒白浆,影音先锋电影天堂资源网站,#&免费一级毛片完整版视频,免费国产偷a38a在线视频%^,亚洲欧美日韩自偷自偷图片